杭州文明网
     
中国文明网总站 | 文明聚焦 | 上级精神 | 部门风采 | 文明播报 | 区县动态 | 主题活动 | 未成年人教育 | 道德建设 | 志愿服务 | 我们的节日  
信息交流 | 市民教育 | 文明风采 | 文化杭州 | 文明创建 | 文明故事 | 美丽乡村 | 文明时评 | 讲文明树新风 | 打造“国内最清洁城市” 
文明聚焦  
>>更多  

· 杭州这场国际大赛,不要错过!

· 杭州“无违建县(市、区)”数全省第一 实现“基本无违建市”目标

· 文明实践全域开花喜结果

· 杭州灵隐寺腊八粥甜蜜开煮

· 淳安县餐厨垃圾处理能力大幅提升

· 杭州城市河道整治启新程 今年将开工建设30条河道

· 绘制新时代美丽乡村新画卷

· 建德用大数据大暖心防疫迎春

文明播报  
>>更多  

· 杭州城市河道整治启新程 今年将开工建设30条河道

· 钱塘新区空气“小哨兵”上岗 污染源从此难逃

· 杭巴合力帮果农销售柑橘 直播4小时卖出超万斤

· 西湖区启用智慧监管让医废“无处可逃”

· 杭州3岁男孩突然晕厥抽搐 民警七分钟紧急送医

· 国际助残日 这场艺术嘉年华献上特别的关注与问候

· 亚残运会首例公益捐赠在杭进行

· 知危险会避险 安全文明出行

主题活动  
>>更多  
1.jpg
270.jpg
41.png
21.jpg
2020116.jpg
2020134.jpg
   首页 > 文明聚焦
热心居民救助了他 民警又替他找到家人 故事的背后却是一对兄弟迥然不同的人生
杭州文明网     2020-12-01 14:20:28
 稿源: 杭州文明网
 编辑: 吴阳杰

民警送杨家兄弟出派出所,大杨和民警聊了几句,小杨低头走在前面,沉默不语。冯丽银供图

  11月25日,天还蒙蒙亮,家住余杭的陈先生早起上班。下楼时,一个蜷缩在楼道角落的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。“又是他。”陈先生心里嘀咕着。

  那是一个衣衫褴褛、蓬头垢面的男人,前一天便蜷缩在楼道里过了一夜,陈先生没想到,这么冷的天,他居然又这么挨了一整晚。

  见陌生男人实在可怜,陈先生于心不忍,便拨打了报警电话求助。余杭派出所接到求助后,立即派人前去处置。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……

  已过而立之年仍沉迷游戏,账户里仅17.7元

  热心居民给了他吃的喝的,还有一身新衣裳

  民警赶到陈先生居住的小区后,见到了那个“寄人篱下”的男人。男人看着30岁上下,见到民警也不出声,只是蹲坐着,一直低着头。他的手上拎着个袋子,袋子是面包、饼干和水。他的身上穿着一件羽绒服,连标签都还没去掉。民警一问才知道,吃的、喝的、穿的,都是热心的居民给的。“好几天了,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。”有居民说,“我们大家看他实在可怜,就送点吃的穿的给他。”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家里人在哪里?身上有没有钱?”民警问道。男人依旧保持沉默。实在无法沟通,民警表示要将男人送去救助站,由救助站送他回老家。一听这话,男人突然激动起来,拼命摇头,表示不愿意回家。于是,民警只好将他先带回派出所,另想办法。

  来到派出所,民警根据男人的身份证信息得知,他叫小杨,31岁,云南人。与小杨老家派出所取得联系后,民警进一步得知,当地是一个较为偏远的农村。10年前,小杨独自离家,到外地闯荡,先后在广东、杭州富阳打工。再细查,民警意外发现,小杨还有一个哥哥,如今就住在余杭区径山镇。于是,民警立即和小杨的哥哥大杨取得联系。听说弟弟在余杭,大杨喜出望外,当即表示要赶来接弟弟回家。

  事已至此,小杨只好开口。他告诉民警,自己离家的10年中到处打工,可没一份工作干得长。本来赚点钱,日子总还过得去,可他偏偏又沉迷网络游戏,赚来的钱大多砸进游戏里了,他甚至可以一连半个多月都待在网吧。长期的入不敷出,必然导致日子难以为继。“实在没办法了,想来这里找找工作,但是找不到。”小杨懊丧地说。

  还有一件事,很能说明小杨的日子确实过不下去了——在小杨手机通讯录里,民警只看到3个联系人,都是广东那边的,而在他的微信钱包里,余额仅17.7元。

  脚踏实地的哥哥在杭州成家立业,生活美满

  只盼“没法管”的弟弟早点懂事,过好日子

  当天下午4点多,大杨开着车赶到派出所。大杨比弟弟大2岁,个头要比弟弟矮些。刚走进大厅,大杨便一把抱住弟弟,眼泪直流,连连对民警道谢:“我也一直在找他。”

  “这个是不是你哥哥?”民警向小杨确认大杨的身份,可小杨一声不吭。

  “你跟他们说呀……”大杨急眼了。

  大杨告诉民警,很小的时候,他们的父母就离异了,兄弟俩一直跟着父亲生活。2009年,大杨从老家出来,到杭州务工,先干了4年保安。2013年,他到余杭一家工厂打工,忙的时候得白班夜班连着上。“我弟弟是2010年从老家出来的,之后就没了联系,一个电话都没往家里打过。”大杨说,“家里人找了他好几年,一直没有音信。”

  靠着自己的踏实努力,大杨在杭州成了家,还有了一对双胞胎女儿。如今,丈母娘帮着带孩子,大杨则和老婆一起在厂里挣钱。日子美满了,可不知去向的弟弟仍是他的一个心结。“如果不是你们,我都不敢想还能见到他。”大杨红着眼睛说,老家已经没人了,他们的父亲已于2018年因脑出血去世,“那时候,他已经不能说话了,但我看着他,还是知道他一直想着我们兄弟俩能一起把日子过好。”

  听到这些话,小杨抬起头,看了看哥哥,马上又把头低下,继续沉默……

  前天晚上10点多,记者拨通了大杨的手机。接电话是大杨的妻子,背景是车间里嘈杂的机械运作声。夫妻俩都在上夜班,没时间多说话。大杨接过电话说,弟弟从派出所回来后,在他家住了几天,便自己出去找工作了,“小时候在老家还能管管他,现在大家都30岁出头了,没法管了,就希望他自己能早点懂事吧……”

  (杭州日报 通讯员 冯丽银 记者 钟玮)

 相关报道:
[ 打印该页 | 关闭窗口 ]  
  地方文明网站

理财,理财投资,投资理财,理财产品杭州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

杭州网协办 杭州文明网 ?版权所有